当前位置:   综合 > 城经网 >

致山西省纪委王拥军书记一份实名举报信

来源: 2019-08-09 15:54

 尊敬的王拥军书记:

 人民公安机关本应是稳定社会保护人民利益的钢铁长城,打击违法犯罪的利剑,但临汾市纪委、监委监管的辖区古县公安局的第一责任人局长吉文奎却把他把持的古县公安局当成了犯罪分子马鸿鸣胡作非为的“天堂”、“世外桃园”,特别是在党中央习总书记从严治党,严惩腐败,扫黑除恶,深挖彻查“官伞”“警伞”“庸伞”的高压态势下,吉文奎依仗手中大权徇私枉法,对实名举报人的多次举报不闻不顾,仍然继续包庇、纵容、重用犯罪分子马鸿鸣,令其在古县公安局经侦大队负责人(大队长)的重要岗位上有恃无恐,继续顶风作案,为非作歹,收敛钱财,兴风作浪的行为以网络形式向您进行举报。

 现任古县公安局经侦大队负责人马鸿鸣,早已于2010年在古县公安局经侦大队中队长的位置上就被山西省灵石县人民检察院逮捕入监。灵石县人民法院以(2010)灵刑初字第80号刑事判决书判处马鸿鸣有期徒刑5年,发还重审后(2011)灵刑初字第57号刑事判决书又判处有期徒刑5年、再次发还重审后(2012)灵刑初字第8号刑事判决书判处马鸿鸣有期徒刑3年,最终,晋中市人民法院以(2012)晋中刑终字第194号所谓的判决书,认定马鸿鸣徇私枉法罪成立,但又免予刑责。马鸿鸣不愧为“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竟能从五年徒刑的刑事判决逐渐化解为免予刑责的刑事判决。

 该所谓的终审判决,虽然帮助马鸿鸣逃避了“牢狱之灾”,但不等于马鸿鸣无罪,况且四份判决书均将马鸿鸣多次贪赃枉法,以钱卖法,给犯罪分子通风报信,销毁犯罪档案的累累犯罪行为,暴露无遗,最终马鸿鸣虽然住监三年,但最终仍能化险为夷,因祸得福,不但没有受到任何党纪政纪的处分,反而官升一级,由捕前的经侦大队中队长的位置上一摇而提拔为经侦大队负责人(大队长)一把手的位置上,这就更加助长了马鸿鸣贪赃枉法的嚣张气焰。于2018年马鸿鸣再次为贪赃而制造冤案,举报人将马鸿鸣“顶风作案、仍不收敛、仍不收手”的犯罪行为以网络形式进行公开举报,并又亲自到古县公安局找到吉文奎局长进行反映举报,本人举报到古县纪检委后,古县纪委已于2019年2月左右以公函形式要求古县公安局对马鸿鸣作出开出党籍、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的处理建议,古县公安局吉文奎局长在收到该公函后,无视党委纪委的该决定,权利凌驾于纪委之上,拒不对马鸿鸣作出重新处理的决定,严重不作为。临汾纪委应对吉文奎的不作为、不担当、无视纪委的处理决定,应该受到党纪处理。该局长大人竟能对此反映举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马鸿鸣至今仍毫发无损,稳坐经侦大队负责人的位置上。

 尊敬的王拥军书记,马鸿鸣难道真的成了纪委、监委监管辖区无人敢惹、无人敢碰的铁帽子王了吗?吉文奎作为古县公安局第一责任人,对他的部下马鸿鸣的种种犯罪行为听之任之,既不查处,又不往上汇报,这究竟是为什么?吉文奎的党性原则哪里去了?吉文奎是不敢查还是不能查?还是怕拔出萝卜带出泥殃及到自己?究竟是马鸿鸣利用金钱收买绑架了吉文奎,还是吉文奎与马鸿鸣沆瀣一气,蛇鼠兄弟?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一直强调:依法治国,从严治党、严惩腐败、扫黑除恶、深挖彻查“保护伞”的治国方略,为什么在吉文奎主政的古县公安局成了水中花、镜中月呢?马鸿鸣“因祸得福”与吉文奎明目张胆的助纣为虐、为虎作伥与的行为在政法系统实属罕见,本人期盼王拥军书记一定会对此举报引起高度的关注与重视,一定会严查此案,一定会将马鸿鸣及为其充当保护伞的吉文奎这两匹害群之马从公安队伍中清除出去,以便净化临汾市公安系统的政治生态,更使党中央习总书记的大政方针,在您主管的辖区得到不折不扣的贯彻落实!

实名举人:韩秀云

 2019年8月9日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城经网 - 中国产业第一门户网